那些加入日本国籍的运动员们现在都过得怎么样?

11月20日,为了备战即将开始的男篮世界杯亚太区预选赛,日本男篮主帅朱里奥-拉马斯公布了一份14人的大名单,华裔球员张本天杰也在名单之列。张本天杰原名张天杰,今年26岁,出生于辽宁沈阳,身高1.97米。

作为首位被日本归化的华裔球员,张本天杰2008年就入选了日本青年队,之后又代表日本队参加了仁川亚运会和亚洲男篮挑战赛。今年夏天,张本天杰也成为日本队的一员征战亚洲杯。

近年来,大众对于归化球员的议论一直都未停止过。对于中国是否需要招募归化球员,球迷们的观点基本两极分化:要么拍手称快、要么极度排斥。事实上,招归化球员在中国来说,并非那么简单的事情。中国体育是否需要归化球员?成为中国归化运动员要迈过什么样的障碍?规划球员是否是提升中国体育弱项成绩的灵丹妙药呢?这些都是横在中国体育和归化球员之中的问题。

什么是归化球员?“归化球员”是指一名球员通过取得他国国籍,取得合法参赛资格,从而代表他国参加国际赛事。在全世界范围内,有多人因为种种原因转投他国,运动员归化的现象也很常见。在参加巴西世界杯的736名球员中,有248位球员有着双重国籍。虽然世界杯只有32支球队,但真正“参与”世界杯决赛周的国家却多达75个。

以号称足球王国的巴西为例,职业足球运动员已超过4万名,多年来从来不缺少一流球星。然而,在欧洲顶级俱乐部担当主力,却进不了国家队大名单的巴西球员比比皆是。不少球员为了能在国际赛事中能够有一席之地,就开始考虑转换国籍、成为归化球员,代表他国参赛。

而在中国,乒乓球、围棋、篮球、射箭等项目运动员更改国籍,也已经屡见不鲜。乒乓球项目尤为明显尤,由于中国乒乓球水平普遍较高,中国运动员可谓遍布世界。其中何智丽、唐娜、李佳薇、冯天薇、汤媛媛、满丽等多位乒乓球运动员前赴后继,归化到日本、韩国、新加坡及欧美国家。

中国运动员“出走”日本,何智丽可谓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这位前世乒赛女单冠军,因为在1987世乒赛上“让球风波”里并未听从教练组安排以3-0战胜队友管建华而引发了一系列矛盾。正是因为这场拒绝让球的比赛,让国乒震怒,更是将原本有机会参加88年汉城奥运的她换下。何智丽在1989年宣布退役后,同日本工程师小山英之结婚,后改名为小山智丽。

在1992年宣布复出后,小山智丽代表日本出战在1994年广岛亚运会上接连击败中国女乒的陈静、乔红,并在决赛中3-1战胜邓亚萍,获得亚运会女单的冠军,一时轰动全日本。而她在比赛中,一口一个呦西,更激起了中国球迷的不满。

并且,在赛后的采访中,小山智丽直言:“我为日本拿的这块金牌比我作为中国选手获胜时还要高兴,我为拥有日本这样的祖国而自豪,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打败中国选手!我要为我的祖国日本夺取更多的金牌。”

2006年,何智丽所在池田银行俱乐部宣告解散,公司总部也从池田搬到了大阪府,不过何智丽并没有随着公司本部的迁移离开。何智丽选择留在银行任职,除了做乒乓球推广教学,还承担起银行与中国间业务的翻译。这是关于何智丽日本生活最后出现在媒体上的公开信息。

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一个运动项目上引进“海外兵团”的根本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提高本国在国际大赛中的竞赛成绩。他们往往会力邀一些高竞技水平的运动员,比如中国的乒乓球运动员、肯尼亚的长跑运动员、美国的篮球运动员、巴西的足球运动员等等。之所以这些国家能成为体育人才输出国,就是因为在这些项目上有着相当高的竞技水平和统治力。

在亚洲,日本是最早使用“归化球员”的国家。早在上世纪70年代,日本就出现了第一位归化球员吉村大志郎。而后续加入的拉莫斯、吕比须等归化球员,更是直接提升了日本队的实力。进入21世纪之后,日本更是大量招入外籍球员以及跨国婚姻混血儿,包括足球、篮球、田径等众多项目的归化球员。

而西亚的卡塔尔也不甘人后,他们依靠允许双重国籍的制度和雄厚的资金实力,来吸引有归化意向的运动员。卡塔尔归化球员表现非常突出,2011年亚洲杯击败中国队的卡塔尔国家队拥有7名归化球员,本届世预赛对中国队时更是拥有多达12名归化球员。

有了日本、卡塔尔这样的榜样,关岛在对阵印度时足足排出了10名归化球员,菲律宾征战本届世预赛的23人名单中仅有4人出生在菲律宾,东帝汶的主力阵容中包括7名巴西球员。香港的归化球员,也使他们的实力有一定的增强。

虽然如今的职业体坛已经向着全球化不断迈进,但“归化日本”在中国体坛依然是个比较敏感的词汇。然而,依然不断有中国运动员加入日本国籍。其背后,日本的“挖人产业链”绝对不可忽视。

曾经有知情者爆料,“归化”的流程其实已经形成一条成熟的产业链,由基层教练推荐或“中间人”自己挖掘有意到日本读书的球员,然后联系日本的高中或大学。而这些学校不仅学费全免,还包生活费。球员毕业后,能凭借打球的特长进入还不错的公司上班,即使不打职业篮球,也能生活安稳,一般也就具备了申请移民的资格。

这名知情人同时说道,“只要是进了专业队,在这边条件一般的球员,在日本都会比较突出。很多队员在国内可能打不出来,要上一队很困难,淘汰率比较高。有些要打出来,可能还要花钱打通关系,这对家庭条件一般的球员来说很困难,而去日本留学本来也需要一笔不小的花销,“归化”当然是个既保险又轻松的选择。”

相比中国举国体制的退役后的窘境,日本非常注重培养运动员另外的谋生手段,而健全的保障机制也让运动员退役后衣食无忧。

很多人结束运动生涯后往往会选择自主经营来维持生计。当然,谋生的手段是多种多样的,由于日本的职业体制近年才刚刚完备,除棒球、足球、高尔夫球等少数项目外,职业运动员的比例并不高,多数人必须完成学校的教育课程,这也使得他们在放弃体育事业后仍拥有一技之长,并得以在社会上立足生存。在60岁之后,他们还可以享受高额的养老金保险,维持生活基本无虞 。

我国之所以成为乒乓球人才最大的输出国,是与我国乒乓球项目的高竞技水平分不开的,这也导致很多国内乒乓球运动员很难突出重围。为了寻求更多的存在感与成就感,运动员出走国外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举国体制这种带有明显计划经济特征的体育管理体制,在人才的选拔、训练、大赛选用以及队员退役后的安置等方面也都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例如,“让球现象”就与这种选人、用人体制的弊端密切相关。这种以人为因素来决定一些比赛结果不仅有违奥林匹克精神,而且给队员带来很大的打击和影响。一些高水平运动员的外流现象就在所难免了。

除此之外,中国竞技体育以金牌战略为主,所以很容易忽视运动员其他能力的培养。国内大部分运动员普遍存在文化水平低,从而缺乏退役后生存的技能 。在整个运动员“金字塔”塔尖的极少部分人得到有效保障的同时,大量成绩平平又无一技之长的“塔底”运动员退役安置问题便成了不容回避的难题。

中国运动员退役后的生存状态很令人堪忧,由于我国竞技体育以金牌战略为主,忽视运动员其他能力的培养,中国运动员普遍存在文化水平低,缺乏退役后生存的一技之长,走向社会后生存能力低于很多行业。

而日本及欧美很多国家为了提升国家体育竞技能力,不仅对于归化运动员很卖力,同时很注重培养运动员的全面发展,健全的保障机制也让运动员退役后衣食无忧,和举国体制下的困窘与限制对比来看,运动员归化他国也就不足为奇了。

难道只有体育项目弱的国家才会归化球员吗?其实不是这样的。欧洲很多足球强国也都会选择归化球员,而且这些球员恰恰会给国家队带来非常大的帮助。以法国为例,因在19世纪时对非洲很多地区实行殖民统治,法国拥有很多非洲裔移民,这也让法国国家队拥有众多来自非洲的“归化球员”。

法国足球史上的三次“黄金一代”:1958一代、1984一代和1998一代,其核心球员均为移民者的后代,1998年赢得世界杯冠军的法国队中,齐达内、德塞利、卡伦布、亨利、图拉姆、维埃拉、利扎拉祖、特雷泽盖、皮雷等13名球员都是移民后代。在如今这支法国队中,本泽马、西索科、博格巴都有非洲血统,法国队甚至因此得到了“3B”的绰号,意思是球队由白人、黑人与阿拉伯人组成。

意大利人有着强烈的排外倾向,但并不排斥顶级球员。在2006年,卡莫拉内西、佩罗塔帮助意大利赢得了世界杯冠军,其中卡莫拉内西为蓝衣军团出场55次,高居归化球员之首。在意大利出现人才断层的情况后,奥斯瓦尔多、蒂亚戈-莫塔、帕莱塔、埃德尔、巴斯克斯等“归化球员”也加入了意大利国家队。

德国人生性高傲,曾经长期对归化球员持抵触态度,直到2000年欧洲杯铩羽而归后,德国才开始招募归化球员。2002年世界杯,沃勒尔招入了德国队的第一名黑人球员阿萨莫阿,而在勒夫上任后,父母均为土耳其人的厄齐尔,出生在波兰的克洛泽、波多尔斯基,出生在加纳的博阿滕已经成为日耳曼战车的中坚力量,也帮助德国赢得了巴西世界杯冠军。

在运动员转国籍的大潮中,我们看到众多的中国运动员流向国外,国际间的运动员转国籍也比比皆是,然而奇怪的是我们只是作为一个运动员输出国存在,似乎很少有国外运动员被归化到中国来的。虽然我们一直在提倡国际化,但很多球迷的观念依然比较保守,大部分人还是很难接受一个外籍人士作为中国人出现在赛场上。

近年来,虽然国内联赛也引进了一些球星,然而不过只是作为外援的存在。中国想要大批招募归化球员,并非是很简单的事情。首先,中国归化球员最大的大障碍就是中国并不允许公民拥有双重国籍,这意味着一旦球员加入中国国籍,必然要放弃原有国籍。国外运动员即便想进入中国体坛,也会考虑一下自己国家的民众心理及自己的祖国情结,这样一来很多国外运动员就只能在中国门外徘徊了。

在进入21世纪之后,韩国、印度、巴西、越南、墨西哥、菲律宾等过去不认可双重国籍的国家都已经承认或变向承认双重国籍。据统计,全世界如今仅有27个国家完全不承认双重国籍。而欧美大部分国家对双重国籍是认可的,因此运动员转国籍并不会被定为忘本忘国,例如阿根廷国家队阵营中的双国籍非常多,梅西、阿奎罗、萨巴莱塔等都有西班牙国籍;伊瓜因有法国国籍;马斯切拉诺、罗梅罗、德米凯利斯、拉维奇都有意大利国籍。

曾有媒体报道,全国人大有望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允许中国公民具有双重国籍。将来,国籍法一旦允许中国公民具有双重国籍,会对中国体育带来重大影响,归化运动员将变得可操作性高得多。

除了国籍障碍之外,按照国际足联规定,即使取得中国国籍,一名外籍球员也需要在中国居住满5年以上且没有为其他足球协会成年国家队出场才可以成为归化球员。按照这一规定,很多在中超呼风唤雨的外援球员根本无法成为归化球员。

而就在2016年,在葡萄牙洛里什俱乐部踢球的陈佳裕,成为了中国足球归化球员第一人。1993年,陈佳裕出生于葡萄牙里斯本,外文名弗朗西斯科·陈。父亲陈仕超曾是一名乒乓球运动员,在国家队时与蔡振华曾是队友,退役后定居在葡萄牙。陈佳裕的弟弟陈佳宏现为葡萄牙现役乒乓球国手,并且代表葡萄牙乒乓球队来南京参加过青奥会。陈佳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愿意承担放弃葡萄牙国籍的风险,并且希望自己能帮助中国队打进世界杯。

归化被其他国家证明是一条可以走的路,但仍然只是权宜之计,对于归化球员,注定要有一个长期的发展规划。就中国体育的发展来讲,培养本土的优秀人才才是更加要紧的事情。诸如国足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这样的梦想,不应该只寄托在混血和归化球员的身上。

随着全球化进程和发展的加剧,世界各国在政治、经济、文化各个领域都在走国际化道路,进行相应的合作和交流。当然,体育也不例外。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体育强势项目与劣势项目,为了提升竞技水平,势必要进行国际间的竞争、交流和学习,而“归化”恰恰是一个非常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和途径。

而对于那些归化球员来说,选择归化这条路也是基于自身的情况和处境来决定的。相信没有哪一个运动员不想代表自己的祖国浴血奋战、赢得荣誉。但是,体育运动员能被众人所知的只是金字塔尖的极为少数的一部分人,大多数辛辛苦苦、流过泪流过汗的运动员,并不一定能得到与付出相匹配的荣誉和认知度。在这种情况下,决定成为归化球员,对于个人未来的发展来说,其实是一个更为睿智的决定。

“归化”,只是属于体育全球化发展中的一个小模块,在未来,归化球员的数量也一定会不断提升,接受度也会更高。所以,当你未来看见从中国走出去的规划球员,在奥运会、世界杯、世锦赛等国际赛场上战胜中国队或中国球员时,也请把你的掌声毫不吝啬的送给他们。因为,他们也是通过自己努力一步一步打上来的、通过自己努力得到荣誉的,并不能因为他是归化运动员,而对他有相应的偏见。

我们常说体育无国界,但无可否认,体育本身却有着强烈的民族色彩,否则我们就不会喊出:“为国争光”的口号。因为历史原因,代表日本出战的何智丽遭到万人冷眼,而如今日籍中国体育人也仍在饱受争议。也许,我们更应该给这些归化运动员们多一些的包容和多一些的理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