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祥福的内讧疑云:徐亮“门”又一部球员的堕落史

每次在笔架山基地训练完后,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坐公交车到附近的一个花鸟虫鱼市场,然后跟它们说话。对着这些不会嘲讽别人的花花草草,他感到心情特别放松。

若干年后,李玮锋在深圳赢得了一切,获得了冠军,开上了宝马,以前叫“哥”的人,现在用一个“喂”,就可以打发。

二零零五年,“球霸”一词出自杨塞新之口后,很快迅速风靡全国。二零零九年,用一些人的话说,徐亮就是广州的“球霸”。

徐亮是辽宁人,但是辽足的“卖血”政策是养不起青年才俊的。自从二零零二年国青队泡吧事件以来,他身上始终贴着“红人”的标签,在天使与魔鬼之间徘徊。

对阻碍自己出国的前辽足总经理张曙光,徐亮非常痛恨,“我没有出国成功是他一个人的原因,我非常恨那个人。”

转会国安的失败和俄超试训的无疾而终,让徐亮在蹉跎了几个月之后,才最终得以追随沈祥福来到广州。

当年热议的话题是,“徐亮为什么愿意从中超‘屈尊’来中甲”,有坊间传言说程鹏辉抛出了七位数的年薪,也有人猜测这笔转会的敲定花了至少五百万。

“以前一直是沈指在帮助我,现在该是我报答他的时候”,二十六岁的徐亮,说自己做了个“厚道与仁义的决定。”

但两年后,中超二零零九赛季的后半段,徐亮开始屡屡发飙,各种负面新闻层出不穷。十一月底,沈祥福自爆“已经离开广药”。

作为刚刚升入中超的队伍,大概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在赛程过半时,广药排在第六位。

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日,击碎广药冲击亚冠美梦的不仅是输给副班长重庆,还有徐亮在比赛前一天,爆出“俱乐部拖欠球队九场比赛奖金”的消息。

但随着广药在重庆的一球小负,以及徐亮在比赛中多次对周麟、白磊、李健华等队友骂骂咧咧的低迷表现,媒体们不约而同地在次日的报道中对徐亮发动集体声讨。

事后,徐亮在重庆奥体中心接受记者采访时更加直言不讳,“其实别的球员都有意见,大家不说而已。现在我说,我说的话你们可以写出去。”

对于这样突然袭击俱乐部的情况,宁志雄颇有微词:“只有六场奖金没有到位,平时我们待他不薄,怎么可以这样讲。”

九月二十二日,广药队照常在白云山基地训练,徐亮和卢琳两人在分队对抗训练中被分到了同一组。

在一次传接配合中,卢琳的传球没有到位,随即引来了徐亮的呵斥,“你怎么传的球?”

被回怼的徐亮一边走向卢琳一边说,“你是不是找打”,飞起一脚踹向卢琳,猝不及防的后者脸部中招。

此时,走到球队大巴前的沈祥福突然听到了身后的吵嚷声,他立马冲向徐亮,用皮球大脚踹向他,并怒踢了徐亮的屁股。

沈祥福暴怒的神情,以及对徐亮的动武,让附近的球员目瞪口呆。之后他责成徐亮在全队进行公开检讨,并向卢琳赔付三千块钱医疗费。

徐亮从辽足转会到广药,一些人用“嫡系”、“受沈祥福袒护”来形容他们的关系,但实际上似乎不完全是这样。

对于“徐亮飞踹卢琳”一事,广州体育局局长刘江南,在中秋和国庆前夕问候球队时却明确表态“力挺徐亮”,认为“不打架的运动员不是好运动员。”

九月二十六日下午,徐亮正式复出,以一个“徐氏弧线”的进球回击了所有人的质疑。

赛后,几乎所有广州球迷都目睹了徐亮对电视镜头的发飙:“把这个球献给那些比较喜欢落井下石的记者,让他们每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安全一点吧。”

而他之所以出此言论,很大部分是因为一众媒体报道了前两天的“飞踹事件”,人多眼杂就不免会导致添油加醋,夸大事实。

沈祥福在赛后被记者告知此事,不得不草草结束发布会。再后来,直到沈祥福离开广药队,人们才知道那天他做了什么。

沈祥福没有留情面,当面怒骂徐亮:“以后你别写什么检讨了,要再惹事的话,你就直接给我滚蛋”。

第八十五分钟,徐亮对主裁判黄俊杰出言不逊的徐亮被红牌罚下。事后,徐亮被足协重罚,除了禁赛五场,还外加罚款,停赛场次延续至下赛季。

对于这样的判罚,徐亮说:“我们球员是,我们骂了裁判会被停赛,但是裁判在场上骂了我们,谁来监督他们,谁来处罚他们。”

二零零七年左右,徐亮状态很不错,但始终没有得到国家队的征召。朱广沪曾经直言徐亮的对抗能力太弱,防守能力不足。

徐亮依旧口无遮拦,在接受采访时他表态,“可能是我的能力与国家队的那些球员没法比,不在一个层次上。在国家队好多脏活累活都得我去干,我做不了!不是说我不愿意去干,是我干不好,这不耽误事吗?”

徐亮还有个“徐克汉姆”的称号,因为在联赛和各级国家队的比赛中,他的直接任意球进球数达到了六十个之多。

徐亮似乎是一个有实力的球员,但他的风波众多,以至于人们甚至无法用理性的方式去对待他。这是一个球员的堕落还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我们无法得知,但历数过去种种,这更像是中国足球的无奈和悲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